由在

好一些疯言疯语,好一些内心独白,只想找个很安静的角落,细细体会从我心中脱落的痕迹,平实而不寂寞。

       常常梦到,自己在奔跑。

       但去哪里,自己不知道,好像路在前面,也好像不在。

       最近,一颗寂寞的心在蠢蠢欲动,竟然幻想交个挂名男友,是否女孩子心一不稳,总是想找个人靠靠,哪怕不干什么。以前的我从不这么想,以为不需要别人,自己也能过得很好。老爸说我:你怎么从一个极端又走到另一头去了。是啊,我也想知道,答案若隐若现,是我自己也不想太早把它揭开吧。

       我想,这种念头来得荒唐,若真要我去做,我也做不到吧。

且行且远。

评论